你躲在什麼後面?

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們坐在吵雜的鬧區裡的一家泡沫紅茶店。

你花了半小時敘述你的人生經歷

談了你目前的感情問題

然後

花了十分鐘說完了你的看法和你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你果斷客觀的分析自己

你把所有故事和不應該成為故事的事實都說完了

我靜靜地看著你

「為什麼你會陷入在這個情緒裡?你想要什麼?接下來想怎麼做?」

你給了我接近完美的回答

所有勵志書籍、自我成長還有靈性指導跟兩性關係能夠給的所有中肯建議

這是我人生目前為止最簡單的諮詢

至少當時我是這樣認為的

你太聰明

我也以為接下來沒有任何問題了

「你報了室內課已報了室外課,問題都被你挖出來了,你也知道要做什麼。剩下就交給我吧。」

我看了一下手錶才過了一小時,我只說了不到五分鐘的導引思考的問句。

我以為我們都沒有問題了,至少在當時,我是這樣以為的。

過了兩個月。

我們密集的見面上課。

你是我遇過學習力、配合度和領悟力接近最好的學生

可以很快地舉一反三

在我還沒丟出問題的時候你就自己想好了答案和做法

但是後來怎麼了?

週日下午,台北鬧區

我們在街上一起搭訕了兩個女生

我進入組合幫忙堆疊氣氛

我抓到問題提醒你

你很快的回應

隔天,你敲我line跟我說

女生約你吃飯

想要找我進去幫忙雙人約會

我到了飲料店

坐下來一起聊天

我做了球丟給你

你沒有回應

女生在過程中一直給你很好的反應

但是你卡住了

我沒有讀懂你中間的求救訊號

下一次上課

我們談了一下

我看著你搭訕

進入組合

你果敢的開場

自我娛樂

也堅持到底

女生開始丟出一連串的廢物測試

你不吃反應地繼續接著玩鬧

我在旁邊看著:「…….

「幹!我知道了!」

我拿下耳機,助理被我的反應嚇到

「這感覺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的,這只是另一種匱乏的表演。」

我進去組合

把女生的注意力拉回來

女生一開始一樣用充滿懷疑的語氣說:「你們到底要幹麻?」

你本來想繼續嘻嘻哈哈地帶過去這個問題。

我很認真的看著女生A

「我們沒有要幹麻。我們也沒有想要打擾你們的意思。我們過來不是嘻嘻哈哈打發時間,我朋友喜歡你朋友的風格,所以想過來聊天認識你們,想瞭解你們內在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女生A停止那種不耐煩的行為靜靜地認真聽我說話

我接著說:

「我不知道你們遇過多少胡鬧的男人或是很nice的好好先生,我也不會說我們自己有多好,那要你們自己去感覺。但我會說我們很真實。我們的行動伴隨著我們最單純的意念。我覺得我朋友很棒值得認識,他也很大方地走過來。我知道你們本來有要去的行程,但人生其實真的不差那幾分鐘,讓他們去聊個兩分鐘,認識彼此,不適合以後也不會遇到,沒有任何風險。但真正最大的風險是,如果他是一個很棒的人,那麼錯過不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嗎?我知道你只是想保護你的朋友而已,但真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你們感覺不舒服,我們也攔不住你,你們隨時都可以走,但就是先借我們兩分鐘。」

我把你推往女生B要你們去聊天,我繼續和A說話……

你後來和B收完號。我們暫停一下,沒有繼續練習。

我看著你,開始說:

「在過去的泡學裡,我們藉著模仿台詞、規則、流程、套路和技巧來取得表面的成功。他有他可怕的副作用,但至少我們可以很清楚知道那是建立在ego之上的建築物。我們至少可以很清楚地抓到ego在哪裡,還有我們怎麼把自己脆弱面給藏起來,我們可以躲在台詞後面。取得表象的結果,即使沒有任何成長。」

你點點頭,我接著說: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玩inner game最可怕的灰色地帶是 其實你也可以把心態包裝武裝起來,躲在心態、原理、原則後面。ego很狡猾,他來自我們的聰明才智。但如果我們不願意放下,不願意接受轉換信念時的陣痛期,我們一樣會成為另外一種行屍走肉。你可以表演自我娛樂不在乎、無所謂和不吃反應堅持到底給予價值”……然而,他們最終都會淪落成另一種匱乏的表演。」

「你真的可以接受女生在你面前做出任何不尊重你、忽略你的反應嗎?你願意讓他們踩踏你的個人界限,然後騙自己說:『我不受影響,因為我會自我娛樂』?」

「你並沒有解開你深處害怕被拒絕的地雷和陰影,你只是換了另一個盔甲去壓抑你原有的情緒反應。你只是表現出我不吃反應,我很會game”後面。這不是game。我們永遠只能game我們自己。首先從接納自己所有的想法、感受、起點開始。你內心是不舒服的,你不能接受女生這樣對你,你沒有用堅定的態度和溫和的語氣去表達你的感受和想法,我不是說你要把情緒丟給別人承擔,情緒要靠自己轉念,但你不能壓抑,再來是怎麼用流暢且尊重的方式去表達感受。如果你尊重自己的話,對方不會有這麼明顯的落差。」

「我寧願你帶著清楚地沒有雜質的強烈意圖(我知道值得,因為我授權給自己,所以我走過來讓你認識我),然後被拒絕(真實地從結果中解脫)。也不要你帶著半點僥倖去一半一半的開場碰運氣,得到一堆結果。我根本不在乎你收多少號,有幾個約會,我在意的是你的意圖和你的行動品質之間有多少落差,你的一致性有多落實。」

你聽了,被我說出來的話嚇到。我想我找到了些什麼。我們重新再溝通方向和共識。

「你說中了,我的確是這樣……我現在覺得很不好受……

「我們都走過那個自我懷疑的過程,想要保護我們的ego。我當然知道這有多難受,但是比起挖掘過程的痛苦,這種自我欺騙的內在感受我更難過。你可以選擇繼續擺盪,像多數人玩的那樣,靠現有的外在資源碰運氣,但我們知道我們都已經回不去了!你看到這條路上有誰真的撐過去走過去,得到更大量的外在結果。我知道你很心急,你不想要接受這種感覺,看到其他起點不如你的人撐過痛苦期,看到新信念是怎麼萌芽生根,新的行為是怎麼來自新信念的力量去運作支撐,如果你要中斷,回去原有的模式裡,那會比你沒來上課之前還要痛苦百倍。」

「你看過我們怎麼玩,怎麼game自己,知道我的故事。你看我從起點時,和阿灰他們一起練。當我看到他們有比我更快更好的結果時,我知道那種嫉妒的感覺有多難受。就如同你看到其他人得到新的成長得到他們當初因為自我承諾所拿到的想要的結果一樣。只是,你不知道他們game自己game的多用力,我知道因為他們在痛苦時,我一直在他們背後撐著。我們都會被結果迷惑,忽略了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克服的問題還有付出的努力。」

「我們都有問題,都有自己人生的困境要處理。但讓我們聚在一起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相信,我們相信成長,相信新的信念,相信這世界有他的運作方式,相信那些膚淺的表象與來自舊信念的制約不能引導我們持續走向深處的快樂,相信我們可以依靠來自於我們自身的力量和動能,相信我們只要努力可以變得更好,相信自我承諾、自律和行動本身,相信一個男人該為什麼而活!」

「我沒有辦法改變任何人,我只能改變我自己,然後帶著真實的體驗告訴你我所看到的世界,然後,如果你願意相信,願意放下舊的信念,讓我們伴隨彼此前行一段時間。this is how we roll.

夜深了。

我腦袋開始出現另外一種滴答的靜默。

而我們在這個靜默底下達成了屬於男人之間的共識。

太陽明天依然會升起,這世界有他運作的方式。

穿透表象的制約和浮動的悲歡喜樂,一個男人向自己的目標做出不可打破的承諾,這是一個真正的男人自身運作的方式,他的男子氣概應該來自於他的行動本身,而不是那些匱乏或是華麗的表演。我們不表演,我們玩真的。

PEACE!

對「你躲在什麼後面?」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