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腦袋進入流動

 

週日晚上,台北東區的街頭,飄著若有似無的小雨。

我和阿灰交換學生帶,阿灰帶第一堂課的學生A,我帶接近完整體的學生B

A看了很多泡學理論和視頻,卡的有點深。剛剛他開場一個很可愛的外國女生,隨即就一直和對方單方面調情。我在旁邊聽感覺很怪,結束後我問:「為什麼要這樣聊天?」

「不然我不知道要聊什麼」學生平靜的看著我。

整個社群都在做的事情就是想要表現得很會,不管是表現給女人看,還是表現給社群的男人看。

搭訕不過就只是重複一樣的事情,對著不同女人上前說著那幾句台詞,有中就有中,沒中就下一個……”

不是開場白的問題,不是什麼直接開場、間接開場的問題,而是那裡面沒有任何樂趣,也失去了靈魂。

阿灰帶著B過來,我想一下就決定換手,我們互相交換意見,就互換學生。

B今天來上他的倒數第二堂課,我還記得他第一堂課的僵硬的表情。血量很厚,不怕開場,也不用cd回血,但就是沒有任何樂趣的搭訕公務員。

上第一堂課,整整兩個小時,沒有一個女生想停下來聽他說話。上到快結束時,我跟他說:「記得這是你的最低底線,也是你這趟旅程的起點,我要你忘掉結果,專注在行動,堅持下去。」第一堂最後一組的女生一開始也是拒絕他,但他很努力硬撐著繼續和女生說話,最後女生就和他一起去喝咖啡了。(第一堂課學到了堅持,在沒有創造出任何好氛圍的情況下)

後面的課程,我和阿灰幫助他專注在釋放他自己的情緒,和找出自己的好感覺開關。學習把自己的完美形象給放掉,不要把人生看的那麼嚴肅。

換我接手時,我把B拉過來說:「我要你專注在怎麼樣玩得開心。過去跟那個女生看開場說我很喜歡B 女生楞住時 就繼續說 你好 我就是B”」「讓我看一下不帶羞愧的笑容」「很好!上吧!」

頭一小時,我在後面看B怎麼炸裂台北夜晚的街頭,像是吃了無敵星星一樣。1人組、2人組、5人組、甚至有男生的混合組合。一個接著一個,笑著進去組合,笑著離開組合,毫不猶豫不帶羞愧,他搭到一個三人組,和中間的女生說話,右邊是她的男友,我看到男生的表情有點不悅,正準備要進去幫忙時,B抓到那個細微的表情,迅速微調:「你長的好帥,一定是她男朋友!」男友笑開伸出手和B握手,他女友也笑得很開心要跟他握手,B握完轉頭和女生的女生朋友說:「那妳呢?缺不缺優質的男友?」

他離開腦袋,進入流動。

路上經過一個模特兒,整條路上的人都在看,B帶著之前累積的能量上前開場,一開場就過了上鉤點。整條路上都在打量這個女生。

黑男也走過來要找女生拍節目,B笑著對黑男說:「我很喜歡看你的節目耶!不過她已經配對成功了。」

我就這樣看著B表演,想著第一次看到B的感覺,這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晚上,B要去約會前,我和他交待一些重點,該掌握的大原則,還有最重要的灰色地帶。

接著和阿灰集合,趕去和上一梯的學生吃飯。

回到家已經沒有任何力氣說話了,這是我選擇的人生,一路上的風景更迭變換,身邊的夥伴來來去去,我喜歡看著人成長和改變,離開自己的腦袋,離開社會文化的制約,找回玩樂的感覺,回到當下的感動。

我想成長就是這樣吧!如果你不是真的有熱忱,沒有辦法找到過程中有趣好玩的地方,那就沒有辦法堅持下去。放棄是合理的選項,也是任何有理智的人都會選擇的路。

Peac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